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494|回复: 9

《人民的名义》在线观看 第1-10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4-14 01:3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 n, w4 d0 A) L+ v

  p! C: I9 r; @9 w- ^
第1集 - 侯亮平搜贪官赵德汉罪证 陈海行动受阻丁义珍出逃

9 w* C6 A9 s$ u! y7 a
  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接到实名举报,国家某部委的项目处长赵德汉涉嫌巨额受贿,汉东省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也涉案其中,最高人民检察院反贪总局侦查处处长侯亮平要求汉东检察院反贪局局长陈海立即配合他们的行动,协同调查。
  傍晚的北京城,已是华灯初上,在某小区,侯亮平等人守在赵德汉家的楼下,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尽管同行的同事一再催促,侯亮平仍然坚持等赵德汉的老婆孩子离开后,他们才实施行动。当他们来到四楼敲开房门,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房屋陈设简陋甚至有点破败,眼前的赵德汉是长相憨厚,衣着朴素的就好似“老农民”一般,看到侯亮平他们进来,他依然很不慌不忙地吃着炸酱面。尽管侯亮平事先对赵德汉已经做到了如指掌,但是对他家的搜查却一无所获。
  (侯亮平带搜查令搜查赵德汉贪污证据)
  与此同时,在汉东省人民检察院的指挥中心,反贪局一对情侣林华华和周正正准备下班去约会,被反贪局一处处长陆亦可强行拦住,他们俩虽然稍有怨言,但是听到有任务的时候,立刻整装待发。当他们三人和陈海等人一起准备去抓捕丁义珍的时候,被汉东省检察院检察长季昌明拦住,强行终止了此次行动,季昌明命令陈海上自己的车。一路上,季昌明一再向陈海说明他和侯亮平此次行动的鲁莽与先斩后奏,陈海无奈,只能将终止行动的决定告诉了侯亮平,季昌明决定通知陆亦可他们先盯紧丁义珍,防止他溜走。他们俩一起去向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高育良汇报。
  侯亮平听到这个消息,他很焦急,因为丁义珍的抓捕很关键,他不想错失良机,可是季昌明却把他像皮球一样踢到了侯亮平的恩师高育良的身上,侯亮平挂断电话略一沉思,又回到赵德汉的家里,侯亮平借口要赵德汉送送自己,等他跟着下楼以后,侯亮平强行带他上车,要去他的办公室搜查,赵德汉坚决不去,侯亮平取出搜查令和工作证,赵德汉才不得不答应,但是他又提出和侯亮平骑自行车去,侯亮平坚决反对,他不想再出任何意外。
  (候亮平出示证件证明身份)
  丁义珍是京州市副市长,他负责土地划批,矿产资源整合,还有老城改造,京州正在搞的矿产的资源整合,由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挂帅负责,具体工作由丁义珍来抓。此时,丁义珍正在汉东国际酒店参加光明峰项目开发协调会,光明峰的项目是一个两百八十亿的大项目,宴会间觥筹交错,各位开发商纷纷围着丁义珍极尽恭维,丁义珍左右逢源,口口声声称自己是李达康书记的化身。林华华和周正以随行司机的身份来到宴会厅,一直观察着丁义珍的一举一动。  在高育良书记办公室,京州市市委书记李达康,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祁同伟,一起出席了紧急会议 ,季昌明简明扼要地汇报了情况。原来,福建一位投资商向国家部委一位处长行贿批矿,最终没批下来,那位处长不肯退钱,投资商就向最高检反贪总局举报了他,还连带丁义珍一起。祁同伟建议由省厅先将丁义珍双规,李达康马上表示赞同,高育良询问季昌明的意见,季昌明同意先将人控制起来,但是要按照司法程序来办,李达康有些激动,他认为丁义珍的案子如果由汉东省来办,主动权就在汉东省,如果交由最高检反贪总局来侦办,将来是什么情况就很难预料了。高育良说出了自己的担心,如果丁义珍被北京抓走,投资商会大面积出逃,对京州的发展不利,考虑到这些特殊原因,再加上大家意见有了分歧,高育良决定请示新到任的省委书记沙瑞金同志。沙瑞金书记正在下面各市县进行考察调研,陈海发现了这场汇报的复杂性,表面上公事公办,实际上却是另有内容,暗潮汹涌。
  (季昌明汇报案件,希望省委下达指令)
  侯亮平他们来到赵德汉办公室,说起赵德汉贪污八千多万的前任,他泰然自若,狡猾的赵德汉依然笑着和侯亮平在周旋。
  正当陈海他们在省委的会议处于胶着状态的时候,丁义珍突然接到一个电话,他假称要帮刘副省长准备材料,匆匆离席,从酒店西门逃走。等林华华发现的时候,丁义珍已经不见踪影,陆亦可得到消息,不得不向陈海报告,陈海当即决定,不再等省委决定,直接对丁义珍实施抓捕,并悄悄发信息通知了侯亮平。
  丁义珍对驾驶员谎称自己的老娘犯了急病,让司机去岩台山把老娘接回来,还给了司机一千元钱当油费和出车费。然后,丁义珍半路下了车,说自己步行回家。丁义珍快步疾行一连穿过四条街,最后他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机场而去。
  (丁义珍接神秘电话,寻借口匆忙离开)
  与此同时,沙瑞金书记也来指示,由高育良同志代表省委相机决断。高育良向与会人员宣布,对丁义珍依法办事,直接走司法程序。会后陈海和季昌明也赶到了酒店协助调查,得知有人给丁义珍来过电话,季昌明向刘副省长核实之后,得知丁义珍在说谎,给他打电话的另有其人。
  陆亦可他们来到汉东国际酒店,带队上楼搜寻。丁义珍在酒店常年包一个套间,算是光明峰项目的临时办公室。陆亦可他们走进房间,发现桌上的电脑还开着,桌上有一些文件,却不见丁义珍的身影。
  其实,丁义珍已经在机场的卫生间乔装改扮,他正在过安检准备出逃。
1 X: Y: T: C  P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4 17:2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2集 - 侯亮平查获赵德汉巨额赃款 侯亮平去京州核查案情

2 f' V* G( v' @! C( R
& ~4 Y% U3 f1 s- j$ ~7 R4 H) |

, b& x5 i6 t8 ?+ i7 o* k
第2集 - 侯亮平查获赵德汉巨额赃款 侯亮平去京州核查案情
$ X" T+ ^. a$ r& m9 Z4 k3 N
  丁义珍化名汤姆丁顺利通过机场安检,他将乘坐美联行的航班逃往美国洛杉矶。   
4 z' U2 Q4 |8 Q6 M1 j! K4 D  赵德汉一脸不屑,挑衅地看着一无所获的侯亮平,大声地质问他,还气急败坏地要起诉他对自己的诬陷。侯亮平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办案二十年,从来没有失过手,面对赵德汉的咄咄逼人,侯亮平话锋一转说起丁义珍找赵德汉审批的项目,赵德汉眼神开始慌乱,口气也明显弱了很多,只轻描淡写地称丁义珍申报的资料里缺少环保材料,他突然意识到丁义珍可能出事了,立刻声明丁义珍在诬陷自己。侯亮平故意不回答他的问话,只是用极其严厉的眼神盯着他,赵德汉竟然语无伦次说出丁义珍向自己行贿,他突然发觉自己的失言,又马上矢口否认,侯亮平继续追问他行贿的说辞,赵德汉显然急了,大叫着莫须有为自己开脱,侯亮平不慌不忙地带他又去了下一个地方。9 W5 c+ k1 q1 u
  (赵德汉慌乱指责侯亮平败坏自己名誉)
& \. b. J- K2 `* v" ~. k: f  陆亦可他们在酒店各处搜捕丁义珍无果,从酒店的监控录像里看到丁义珍从后门溜出去,季昌明随即命陈海带人突击搜查丁义珍的家,陆亦可则去搜查他的办公室。# H2 A# v6 c/ c/ h  c$ ?4 d
  这次丁义珍案件的汇报会结束之后,高育民和祁同伟说起会议期间李达康的激动情绪,高育民不相信李达康会和丁义珍勾结,李达康之所以这样都是为了自己的前程。原来,八年前,李达康在林城的时候,林城副市长兼开发区主任受贿被抓,一夜之间,投资商逃走了几十个,许多投资项目就此搁浅,林城的GDP指标也因此降到全省最末。否则现在在省委的不是高育民而是李达康。祁同伟之所以支持李达康,是为了自己去省委做铺垫,希望李达康能给自己说好话,高育民提醒他不要操之过急,因为沙瑞金书记刚来,嘱咐祁同伟不要乱说话,因为事先就有传言说李达康会升官,就是所谓的“沙李配”。
; e# e2 B8 w/ B& `4 F% T  与此同时,李达康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对着光明区区长孙连城和市纪委书记张树立大发脾气,他的情绪恶劣到了极点,觉得自己很窝囊,季昌明他们不给自己留余地,高育民还把责任踢给新来的沙瑞金书记,再加上丁义珍处处打着自己旗号,和投资商不合法交易。李达康觉得自己腹背受敌,左右为难,嘱咐他们俩一定要安抚投资商,不要再吓走他们,他不能因为同一件事被绊倒两次。他始终摸不透高育良的心思,也不明白祁同伟为什么替自己说话,眼看时间不早了,李达康让他们走,自己却依旧踌躇满志,心神不宁。7 z( B" V0 f; g7 e
  侯亮平带人将赵德汉拉到帝京苑别墅,当他拿出搜查令,赵德汉惊呆了,他很清楚自己的戏再也演不下去了,他的身子一下子瘫软在地,他还想不承认,可是侯亮平拿出他鬼鬼祟祟骑电动车来这里的视频,赵德汉继续狡辩是朋友的房子,侯亮平义正言辞要带他进去,赵德汉立刻垂头丧气,无言以对,大家搀着烂泥一般的赵德汉进了门。: r9 Q2 s0 P! @1 D5 W& R- O3 L
  (被带到私宅赵德汉心虚腿软)5 c$ D5 t# c) L3 `) m* _9 k8 J
  这是一座装修得富丽堂皇的别墅,和赵德汉的鄙俗以及他那个简陋的家相比,有天壤之别的奢华。侯亮平打开冰箱,里面塞满了钱,赵德汉还想继续申辩,侯亮平对他怒目而视,他自知败露,竟然吓哭了,他声泪俱下地诉说自己是农民的儿子,因为穷怕了,一下子有了这么多钱,根本不敢花,他边说边使劲往冰箱上撞头。眼看无力回天,赵德汉索性全部交代,他带侯亮平来到卧室,那里的情景让人触目惊心,目瞪口呆。' x& c& f% a2 v3 H3 x; A1 ]! }
  赵德汉的卧室的一整面墙是一个大书架,里面整整齐齐摆满了钱,打开床铺,也都是成捆成捆的钱。赵德汉在卫生间的排风扇里藏一个小本子,上面记得清清楚楚每一笔钱的来历,竟然一分钱都不错,总共是二亿三千九百五十五万四千六百块。可笑的是他平时竟然还故意装出很寒酸的样子,每月只给母亲三百元生活费。此时的赵德汉就像一个跳梁小丑,他害怕,恐惧,战战兢兢地说自己整天恍恍惚惚,每次只能像个耗子一般偷偷回来,喜欢闻钱的味道,他说自己有精神病,试图逃脱法律。侯亮平呵斥他有丧心病狂症,赵德汉又口口声声承认自己有罪,对不起党,并且马上交代了自己的问题,以及把几十个涉案人员都交代了。最后,赵德汉追悔莫及地表示,丁义珍一共六次带人向他行贿一千三百多万,他恨丁义珍,正因为第一次收了他给的50万银行卡,才使自己走向深渊,从此贪婪之路一去不复返。临出门,他又苦苦哀求侯亮平最后看一眼自己的家,他趴在满地的钱山上,哭得很凄厉,不禁让人毛骨悚然,他被带出了这个像坟墓一般葬送了他一生的家。
& T4 D3 q, W: \! L4 n- A: V  (赵德汉被带走检查,临走后悔贪污巨款)+ {% `4 ^, f5 r% W+ Q7 ~- y
  侯亮平让银行的同志带车和验钞机来,将所有的赃款数清楚,然后拉走。- |, A7 b  o+ C4 r$ E# T  |% V
  高育民让祁同伟打电话询问,才得知丁义珍已经逃跑,他很着急,命祁同伟赶紧去抓人。  Q5 q& H3 f4 }$ ^0 e0 {
  陈海决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抓住丁义珍,此时,侯亮平来电话,得知赵德汉的赃款已经全部被缴获,而且也全部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陈海向季昌明汇报,有人事先向丁义珍通风报信,他才得以逃脱,其实陈海已经派人盯着丁义珍很多天了。这时候祁同伟来公安局看监控,通过手机定位发现丁义珍的车开往他的老家岩台方向,在柴城高速拦截丁义珍的车,发现丁义珍没有在车上,他故意把手机丢在车上,司机交代他们俩在义府东路分手,祁同伟接着调取录像,看到丁义珍穿过四条街才打车,丁义珍反侦察能力太强,而且机场没有丁义珍的购票信息。
$ M% @! a- _3 P0 C: k% Y  A  李达康沮丧地回到家,看到他已经分居多年的老婆欧阳菁,他突然明白,自己行事一向缜密,心头的刺就是作为京州市城市银行行长的老婆,她平时和丁义珍来往密切,说到丁义珍出事了,欧阳菁很吃惊。
4 T6 ?+ u; r4 a& q/ Y  很快,祁同伟他们查到了两个小时前丁义珍化名汤姆丁已经飞往美国,本来想趁飞机没有飞出中国领空的时候实施拦截,可是已经晚了,又想申请红色通缉令,可是和美国没有引渡条约,陈海很生气地离开了,自己盯了这么久的案子,就因为汇报会议的冗长泡汤了。
0 [+ d( z& n$ R$ c  d3 E( o  (丁义珍顺利出国,陈海埋怨会议耽误抓捕)
4 ^1 U( J* G# g& R# L  高育民听到祁同伟的汇报,也是大发雷霆,觉得沙瑞金书记刚来,自己亲自指挥的抓捕却以失败告终,他倍感失望。
" F/ t2 I+ g9 [) m. S: r! u  此时,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丁义珍和空姐要了一杯红酒,得意洋洋地庆祝自己逃出生天。/ V, W: _% V. O
  侯亮平来到京州和陈海来交接案情,陈海担心侯亮平会因为丁义珍的出逃,向自己兴师问罪,大闹天宫,只好在家里请侯亮平吃饭,陆亦可来他家帮忙做饭。陈海对死去的两年的老婆余情未了,陆亦可很心疼陈海既当爹又当妈,她对陈海有点动心,陈海趁机给陆亦可介绍对象,被陆亦可坚决拒绝。
) x. I5 d3 e% @/ g2 r8 @7 ]  侯亮平决定先去检察院办事,再去陈海家,随后,他把陈海叫到办公室。) x7 P8 e* g& L8 e& s1 D
7 i/ a1 ~- o3 I2 z% T3 _7 }  y3 w
; U" i7 {6 a! U, 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15: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3集 - 蔡成功找侯亮平求助 丁义珍美国苟且偷生

$ K2 L/ T5 [! V4 A" q

4 v$ z9 d2 m0 o7 f6 ~$ E1 |( Y  W+ `9 H" ]# Y* Z( }+ y
第3集 - 蔡成功找侯亮平求助 丁义珍美国苟且偷生

5 F0 _0 Y& v, o  f* v" f+ G! h3 L# Z7 y6 |1 D6 T) I+ Q
  陈海只好回到办公室,面对老同学侯亮平一本正经地要和他交接案情,陈海赶忙陪着笑脸,一边办理交接,一边承受着侯亮平的指责:都是因为他的失职,丁义珍才得以逃脱,导致自己的努力前功尽弃。随后,林华华和他们俩一起来到陈海家吃饭。
4 T8 _( Y# D" n- U  侯亮平和陈海不但是大学同学,还是睡上下铺的好兄弟,他来到陈海家不拘束,很随意,侯亮平让陈海给自己打一个欠厅级贪官一名的欠条,陈海觉得丁义珍的案件很复杂,定会牵出一窝贪官。侯亮平趁机让陈海写欠一窝贪官的欠条,陈海只好按照他的要求写完,侯亮平借林华华口红逼陈海在欠条上按了手印,陈海知道侯亮平是假装嗔怒故意调侃,可是心甘情愿地配合他胡闹。5 J- |3 ]$ m) a4 @2 S- Y4 x
  侯亮平翻出陈海留给儿子小皮球的两只螃蟹,坚持要吃,当他吃掉一只的时候,故意将另一只送给陈海他们,大家都不吃,侯亮平趁机把两只螃蟹比喻称赵德汉和丁义珍,一个被自己吃掉了,另一个却苟活于世。侯亮平觉得此次抓捕行动,只有自己和陈海知道。陆亦可觉得侯亮平在兴师问罪,而且还故意欺负陈海,她忙站出来打抱不平,陈海却憨憨地笑着讲起他们在大学时候的趣事,嬉笑怒骂间,兄弟之情溢于言表。
) \  X6 v/ @2 m! V5 c' Y  (亦可不满侯亮平指责陈海)
; e1 b# i5 l+ H4 Q  其实,陈海已经做好了丁义珍的资料,并且下达红色通缉令,国际搜捕已经开始了,他还得知丁义珍有个妹妹在洛杉矶开餐馆。侯亮平据赵德汉交代,丁义珍英语口语很好,在美国生存没有问题。侯亮平嘱咐陈海要小心,丁义珍背后的人一定是一高人,他能指挥丁义珍逃走,可见京州的水有多深,当侯亮平想猜这个人是谁。陈海忙转移话题,要借今天的酒为侯亮平庆功,侯亮平相信陈海也能立功,并且用自己珍藏了15年茅台和陈海换一窝贪官。3 m! \( B/ p# t
  祁同伟接到报告,丁义珍被抓前有人事先通知,事后还周密地安排了他的出逃路线。从丁义珍通话的四个可疑电话中,没有发现省委打出的,高育民非常生气,要进一步严查,找出背后打电话的人,严查的范围也包括自己的电话。1 C5 M0 R' }3 N! c, K* ^3 K* R
  高育良接到举报,是前检察长陈岩石代替别人举报的,陈岩石是陈海的父亲,陈岩石把局里分给他的房子卖了,把钱捐了,老两口自费住进养老院。他坚持原则,一身正气,刚正不阿,总是接百姓们的举报,大家都称他那里叫第二检察院,高育良告诉手下的工作人员要多听听老同志意见。& ]! k0 e& M6 o; O
  (高育良要求下属体谅陈岩石原则意见)
$ Y! z- \6 Y& G' {" q! e4 T  很快,远在美国的丁义珍得知要抓他回国的消息,丁义珍寝食难安,夜不能寐,人一下子憔悴了很多,他打电话给何先生帮忙,没想到何先生的儿子来见了他,让丁义珍去迪厅扫地打杂,包吃住,丁义珍一下子傻了,丁义珍想干别的,遭到数落,最后竟然对他边骂边拳打脚踢,两个黑人也进来,气势汹汹,横眉冷对瞪着丁义珍,丁义珍无奈只好灰溜溜地妥协,这才叫虎落平阳被犬欺,相比国内的春风得意,真是千差万别。2 r* m; \0 H5 v* }* z! L
  李达康听取了张树立汇报,丁义珍家里什么也没有发现,而且投资商也没有人承认贿赂丁义珍,张树立说,山水集团的高小琴要见李达康。随后,李达康来到大风服装厂,只见厂内到处挂着反贪污腐败,反暴力拆迁的标语,护厂工人都严阵以待抵抗拆迁。山水集团高小琴举报,大风厂厂长蔡成功贿赂丁义珍,而且还煽动工人长期霸占厂子,虽然山水集团已经拿到大风厂的股权,可是他们不但不停产,还不停地接新订单,大风厂迟迟不拆迁,高小琴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和李达康诉苦。自从丁义珍出逃之后,蔡成功也失踪了,电话打不通,信息也不回。李达康很生气,随即下达命令,尽快查清蔡成功和丁义珍的问题,一周内要拆掉大风厂。丁义珍的出逃让李达康的心里也笼罩了一层阴影,他必须找个出口,就是光明峰的开发,大风厂又是这个项目的关键。
) k, e8 Z: D& ^6 L( ]3 Q1 `8 P  (李达康要求彻查,下令限时拆迁工厂)5 T0 [# n, D8 N& ~# {! l
  其实,蔡成功此刻正在北京侯亮平家里,他和侯亮平是发小,侯亮平很快出差回到家,蔡成功假装给侯亮平带汉东土特产,其实是一箱中华烟和一箱茅台酒,还给了侯亮平刚刚放学回家的儿子侯浩然一万元钱,侯亮平很生气,责令他全部拿走。临走前,蔡成功唯唯诺诺的拿出专门给侯亮平量身定做的西装,侯亮平气得咬牙切齿,原来那次去京州,蔡成功故意把自己灌醉为他量体,侯亮平指责蔡成功腐蚀干部竟然不择手段,把他骂跑了。9 U" u% O+ r: j( B
  不久,蔡成功又买回游戏机和溜溜球送给侯浩然,侯亮平猜到蔡成功肯定有事。果然,蔡成功几乎哽咽地诉说,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恳求侯亮平找高育良高抬贵手,放自己一条生路,蔡成功因为拆迁快破产了,1300多职工马上就没饭吃了。蔡成功还说高小琴是高育良侄女。蔡成功让侯亮平找丁义珍求情,因为丁义珍不见自己,他只收高小琴的贿赂,不收自己的,蔡成功还特意告诉丁义珍自己和侯亮平关系。吃饭的时候,蔡成功又让侯亮平给丁义珍打电话,侯亮平轻描淡写地和蔡成功要丁义珍在美国的电话,蔡成功才知道丁义珍出事以后逃到美国。侯亮平用极其严厉的口吻追问蔡成功有没有行贿过丁义珍,蔡成功很害怕,战战兢兢地承认送过银行卡,随后就什么都不回答了。他要和陈海举报贪官,侯亮平劝他回去找陈海坦白。& W7 C! i5 K  R2 |6 X4 R
  (侯亮平得知蔡成功贿赂,要求其向陈海坦白)
( d4 S$ I2 j2 L5 _! @+ {  高育良来见陈岩石,两个人一边观赏花草一边闲聊。陈岩石说起传言,高小琴是高育良的亲侄女,高育良没有作答,只是岔开话题,说到了大风厂股权的问题,陈岩石坚决支持大风厂,因为他和那个厂有很深的感情,而且股份制还是他提出实施的,工人股份占百分之四十。没想到山水集团就用了五千万收购了现在市值十个亿的地,不解决股权问题和工人安置就坚决不拆,陈岩石给李达康写了两封信,至今没有收到回音。
4 m3 i, s5 _" `: l  高育良走后,陈岩石接到大风厂工会主席郑西坡的电话,他给陈岩石拉来一三轮车的花,要他帮忙保管,他说山水集团对大风厂发动总攻了。此时,山水总经理张天峰,让对大风厂发动总攻,要他们去拆厂房,拆迁队队长常成虎觉得很难。& I! M& C3 o( I3 F! e* M$ x7 ]+ `
  陈岩石觉得靠政府解决问题,郑西坡就相信陈岩石。这时候,郑西坡接到护厂队队长王文革的电话,说拆迁队的人来到大风厂,郑西坡很着急。
$ D9 D$ m. `- e  I6 ?1 b0 C- X) \0 \" i7 @4 N6 y" x; J;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15: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4集 - 工人和拆迁队起纠纷 陈岩石好言相劝化解怒火


8 `1 o  U) Z" M8 O  }" o/ K7 z8 Y4 J% @  r# m

! `' F' P1 i# E" F) ^
第4集 - 工人和拆迁队起纠纷 陈岩石好言相劝化解怒火

9 S7 \& @% n0 p6 f4 ?$ H% v- m+ _  郑西坡得知护厂工人强烈抗议拆迁,山水集团就找来警察来维持秩序,陈岩石觉得是经济纠纷,怎么可以派警察,他赶忙给京州市警察局长赵东来打电话,赵东来长根本不知情,并且肯定说是假警察。与此同时,常成虎他们也接到电话,立刻将假警察撤离了大风厂。/ c7 S+ @8 ?+ [; _0 Y( @
  他们刚离开,蔡成功就回来了,嘱咐司机到老地方等自己,工人们看到他,纷纷凑过来围住他要钱,要他们的股份钱,并且威胁他。蔡成功吓坏了,一再解释股权之所以抵押给高小琴实属无奈,而且自己已经去上访了,反贪局的领导承诺,腐败一定会惩治,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群情激奋的工人们根本不相信蔡成功,蔡成功很无奈,不停地向大家鞠躬,苦苦求饶,请求工人们让自己去见郑西坡,他要和郑西坡商量解决。1 l9 A: {. u& C* e
  (蔡成功回厂遭遇工人围攻讨要钱财)
" Z& D5 v$ m( \! e  T- i. s$ K  此时,郑西坡在家,一边吃饭,一边听儿子郑胜利(网名叫爱哭的毛毛虫)大聊互联网,电商,大数据,转帖,删帖,点赞。郑胜利说得头头是道,这些陌生新奇的字眼让郑西坡听得云里雾里。郑西坡趁机和儿子要两万块钱出版自己的诗稿,郑西坡是厂里的工会主席,业余时间喜欢写一写诗歌。郑胜利让父亲写文章夸他们的牛总,报酬是八千元,说着拿出牛总视频给郑西坡讲解,郑西坡一眼认出是自己认识的牛歪子,郑西坡觉得他人品有问题,坚决不写,宁可饿死,也绝不为五斗米折腰,郑西坡继续说服让他写。% ]' x. W1 v9 A
  与此同时,蔡成功被工人围攻,他连连和工人赔礼道歉,他告诉工人,自己在想尽一切办法帮工人筹钱,如果大家不相信,可以找尤瑞星会计查账,他想从银行贷款下来,还工人钱,工人们都很清楚银行也在到处找他,认为他就是在骗大家,群起而攻之,将蔡成功打晕了,他重重地摔倒在地,头上鲜血直流。
+ G( z5 A4 V' K; Z1 y: d  郑西坡得到蔡成功被打伤的消息,他马上赶了过去。. `/ T9 o8 }5 s
  蔡成功已经做了简单包扎,挣扎着站到高处,鞠躬感谢大家护厂辛苦了,再次说明自己找郑西坡真的有事。其实蔡成功也很难,他四处借钱,甚至把父母的房子都卖了,他让尤瑞星为自己作证,他确实是来给工人们送支票的。正在这时候,郑西坡急匆匆赶来,他要带蔡成功去医院,当工人们同意让他们走的时候,蔡成功晕倒了。1 I* ~' D1 J3 m, k
  (蔡成功受伤,郑西坡前来担保送其去医院)# V% T+ V, e$ O! `
  救护车将蔡成功拉走后,郑西坡则坐电动车也来医院。他刚到医院门口,就接到电话,得知山水集团的常成虎带人将厂子围住,他又转头急匆匆往回赶。, x, E6 [1 a) R; N6 y
  常成虎命令拆迁队连夜带推土机到厂里来了,护厂队工人们用装满沙子的麻袋做了掩体,举着火把严阵以待。常成虎又叫来假警察,用推土机开道,今晚务必攻下大风厂,护厂队长王文革嘱咐大家,只要他们敢进工厂大门,就点火,用火墙,护厂自卫。说完,他们将一桶桶的汽油倒到麻袋上,两边的人剑拔弩张,时刻准备战斗。此时,大门被推到了,推土机轰隆隆开过来,假警察也跟过来,眼看就到护厂队的跟前。4 e/ v7 n. B( Q% ]) P( U! C
郑西坡一边打电话通知王文革不要点火,因为厂里自备汽油库里还有二十吨汽油,如果此时点火,后果将不堪设想,眼看就到厂门口了,他还没有说完话,就被人拦住,绑走了。# f, b9 v3 y& y. j
  这时候,大风厂的冲突事件早就被人拍下来发到网上,而且还是现场直播,郑胜利也让网络快传,现在是自媒体世代,传递速度太快了。很快,这个消息就被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了。侯亮平的外甥女看到,把他叫过来,侯亮平一眼认出是京州大风服装厂,于是,他马上通知了高育良,高育良得到消息,给祁同伟打电话,说大风厂出事了,命祁同伟马上出警,坚决不能造成流血事件。祁同伟的老婆劝他赶快出警,祁同伟思虑再三,他要审时度势,不能强出头,处理好了,给自己的政绩加分,处理不好则是减分,犹豫再三,他才赶往大风厂。" }1 D( X4 |$ O6 P
  高育良又给李达康打电话,李达康觉得这样下去太危险了,他立刻赶往现场。赵东来也带着市局的警察出发了。
, G. Y# g/ ?; [+ a眼看推土机越来越近,工人们和拆迁队在对持。突然,王文革的火把掉了一点火苗,汽油瞬间就点燃了麻袋,形成一条火墙,假警察见状都跑了,工人们因为躲闪不及被烧伤,他们一气之下将拆迁队团团围住。李达康赶到的时候,得知两人重伤,三十多人轻伤,他命汉东人民医院打开绿色通道,全力救治伤员。蔡成功在医院的走廊看到受伤的工友,知道厂里出事了,他要去厂里看看。; m. l3 V6 T3 O7 h
  (李达康知工厂拆迁,起身前往现场)
; \; X' m- {' X- g1 Q  郑西坡给陈岩石打电话,说工人不小心点火了,陈岩石接到电话,忙不迭地要骑电动车去,老伴王馥真担心他的安全,陈岩石觉得情况紧急,根本无暇顾及这些,他骑上电动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 c2 ~; S# t) ~8 Q  蔡成功给陈海打电话举报,大风服装厂出大事了,陈海得知是侯亮平让他找自己,立刻要去见蔡成功,蔡成功表示谁都不相信,只相信陈海,说完打车就离开医院。
; h+ J4 [: e+ w0 A7 B5 F6 ^  侯亮平给陈海打电话,他们都觉得大风厂的事件并不单纯是经济纠纷,而是腐败引发的社会矛盾的激化。陈海告诉侯亮平,高小琴举报蔡成功行贿丁义珍,而侯亮平了解的情况是高小琴联合丁义珍,强取豪夺用几千万夺取工人们几个亿的股权,陈海说接到蔡成功打来的电话,他要单独见自己,侯亮平让他前去把情况了解清楚。最后,陈海告诉侯亮平,他已经掌握了一条重要的线索。侯亮平要他来北京,陈海很欣喜地告诉侯亮平,自己欠他的贪官马上就能还了。陈海刚挂断蔡成功的电话就进来了,他约陈海去大龙山的拆车厂见面,不见不散。( @" s5 |8 r8 E: S
  蔡成功在出租车里远远看到厂里的警察,他又返回医院了。
5 {0 R$ g( T: R/ E8 \: p3 u  李达康来到现场,祁同伟也来了,他向李达康建议,必要的时候可以鸣枪示警,赵东来带警察过来,因为群众不相信他们,让大家保持理智,已发维权,鸣枪示警,陈岩石来到现场,用喇叭劝工人们,大风厂是自己亲手改制,员工股权是他提议的,大风厂拆迁后工人的工作安排,他会想办法争取大家的权益,他安抚职工,要理智一点,做合理合法的事情,让政府去处理,请求工人们放了拆迁队的人,让消防车进来救火,工人们被他的真诚感动,放了那些假警察。大火也很快被扑灭。- g. l( `- `# X+ B8 B& y
  侯亮平和妻子钟小艾(中纪委某室副主任)看到现场直播,感慨陈岩石的不容易,腐败带来后果已经给人民带来了伤害,所以必须刮骨疗毒,壮士断腕才能彻底惩治腐败。
: d% X/ m) l7 o& `. O0 i1 s0 |* Q  (陈岩石现身呼吁工人依法维权)' u* q* `8 q, \* Y1 p
  李达康要去现场,祁同伟想趁机拆掉厂子,李达康觉得大风厂的事走司法程序,拆迁必须开始,不能影响光明峰项目,他叫来山水集团拆迁队的人,让他们准备推土机。李达康很感谢陈岩石劝住工人,他让人把二十吨的汽油拉走,他告诉陈岩石,想借此机会拆除大风厂。7 y9 C- |1 [' ^, G( h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15: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5集 - 陈岩石力挽狂澜平息纠纷 陈海欲揭露真相遭遇车祸

" b- A: c4 v& S! d
7 p' M, G# Y$ x) p. V

( @" x" c) Y3 D2 l+ J
第5集 - 陈岩石力挽狂澜平息纠纷 陈海欲揭露真相遭遇车祸

3 n' R. f' n' R2 p* [  陈岩石气喘吁吁地坐到一边,他喝点水定定神,毕竟也是八十多岁的高龄老人,刚才的突发火灾事件,以及面对工人们的慷慨陈词也让这个身经百战的老检察官有点力不从心。陈岩石坚决不同意现在拆掉大风厂,李达康蹲下来继续劝说陈岩石,他表示拆迁势在必行,会按照法律的程序进行,陈岩石依然坚持自己的想法。李达康埋怨陈岩石在做了工人们的挡箭牌,这一下激怒了陈岩石,他指责李达康对自己的信件不闻不问,是脱离群众的行为,李达康委屈地解释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陈岩石的举报信件。眼看两个人相持不下,祁同伟忙替李达康解释,他以现场情况紧急,需要处理打断了李达康和陈岩石的争执。
% V+ o6 m) D- e; X6 ?  此时,工人们义愤填膺地拦住推土机,警察赶忙过来劝阻他们,郑西坡大声地冲着人群高喊,让大家等陈岩石和李达康的谈判结果。陈岩石很清楚拆迁是大势所趋,他恳求李达康,至少今晚不能拆,不能再次激化工人和拆迁队之间的矛盾,李达康仍旧固执己见,陈岩石一气之下站起身离开,边走边大声宣布,如果现在拆就从自己身上压过去。, q, t" S  U' Q4 @5 E  `# D8 K
  (顾忌工人情绪陈岩石反对拆迁)
4 N5 O9 ~, K% C+ ]( u# f0 [  陈海如约去见蔡成功,而蔡成功却因为害怕又返回医院,出租司机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很可疑,随后就打了110报警。1 }; r: `+ g6 _5 w+ w% T
  陈岩石向高育良打电话求救,声称自己被围攻了。随后,李达康接到高育良电话,他劝说李达康无效。陈岩石见高育良也无计可施,最后提出要找沙瑞金,高育良无奈,只能打电话给沙瑞金的秘书,得知沙瑞金因为劳累已经休息了,高育良只好放弃。7 M% ^5 z' k# f# U1 W7 ~
  此时,针对大风厂的事件,网上的流言四起,侯亮平明知道这些是假的,可是他担心的是真相会淹没在口水中。
: f& c& k' \0 y% j群情激奋的工人们又死死挡住油罐车的通道,致使场面一时失控,现场维持秩序的警察嗓子都喊哑了,也无法说服工人们。李达康也无计可施,只好再次恳求陈岩石劝说工人们。只见陈岩石手举火把,像个战士奔赴战场一样昂首阔步,他毅然走到工人中间,和他们一起坐在推土机的前面。
8 e- Q8 A6 `0 X* S. H& t. C  o  (陈岩石以身护卫工人利益)4 ^5 Y" L/ t0 ]$ a. g; \) W( w) M6 i
  李达康看着陈岩石如此决绝,他很心疼这个耄耋老人,只好下令拆迁队撤离,留下消防人员和警察,他脱下外罩给陈岩石披上,正在这时候,他接到110民警的电话。
4 Z& X" L* W+ V0 G9 D  原来,陈海来到和蔡成功约好的拆车厂,没有发现蔡成功,只见到蔡成功的表弟,也是这家车厂的老板,得知蔡成功因为害怕不赶来,陈海让他通知蔡成功去局里找自己,他正要离开,110的警察因为接到出租司机的报警电话找到这里来了,他们以为陈海是坏人,强行要带陈海回警察局,陈海无奈,只好打电话找赵东来。此时其中一个警察立刻和李达康汇报,他们抓到和蔡成功约会的人。( h4 |% N& \7 E+ I5 i
  赵东来对陆亦可情有独钟,他希望陈海帮忙牵线,他想把第一次约会安排在读书会,遭到陈海的调侃,110警察见状也都离开了。最后,赵东来让陈海去大风厂接走他的老父亲陈岩石。
( O) u3 f9 J7 I; c6 }% }3 m  陈岩石和工人们就这样守在厂里整整一夜,李达康他们也寸步不离地守在旁边。看到赵东来他们带来的早饭,李达康嘱咐他们先给工人们送去。
: Q; g& S% @! \祁同伟因为早早离开现场,遭到高育良的指责,高育良让他以后做事要多动脑子,祁同伟始终搞不明白陈岩石为什么敢指名道姓找沙瑞金,他断定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关系。
$ l( o- @$ L" t9 \  一早,沙瑞金得知陈岩石在拆迁现场守了一夜,也是因为他的挺身而出才使局面稳定,沙瑞金立刻打电话给李达康,指出了大风厂事件的严重危害,因为是同步直播,国内外舆论一片哗然,李达康连连检讨。沙瑞金让李达康向抗日老英雄陈岩石学习,举着骨头当火把,让李达康稳定局面,让媒体做好宣传,控制事态的发展。最后,他让李达康把电话交给陈岩石。9 d7 h* d2 ^' B) h% R- B1 t
  此时,陈岩石看着正吃早饭的工人们,他继续劝说大家,他相信政府不会骗大家,工人们看着容憔悴的陈岩石很心疼,只好放油罐车通行。陈岩石接过电话,管沙瑞金叫小金子,两个人在电话里聊起了家常,沙瑞金心疼地劝说陈岩石早点回家休息,改天请陈岩石给省委班子讲课,就讲他的云城攻坚战,自己有时间一定会去看望陈岩石他们老两口。
  I2 P+ U/ z' K; c4 L" F0 R+ |  (沙瑞金邀陈岩石给省委上课)
0 h9 Z/ g- I1 O  陈岩石挂断电话后,李达康过来劝慰工人们,我们党的原则就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他向工人们许诺:一定践行陈岩石给大家的承诺,希望大家都能共同富裕。最后,李达康真诚地向工人们深深地鞠躬,获得在场所有人雷鸣般的掌声。8 r$ W  p8 q* C4 l9 Q+ ~# t/ Y
  祁同伟和高育良也看到这些现场直播,祁同伟追悔莫及,他没想到陈岩石和沙瑞金的关系这么亲近,祁同伟,陈海和侯亮平他们都是大学同学,他以前觉得陈岩石锋芒太露容易得罪人,此时此刻他想去和陈岩石多接触,希望通过他的关系,让沙瑞金向中央推荐自己。高育良劝他要冷静,静观其变,欲速则不达。祁同伟非常佩服李达康,自己自愧不如,高育良觉得祁同伟少年得志,升迁太快,现在重要的是稳住自己。
9 w; e# p! n+ `' ?$ f0 Y  (祁同伟佩服李达康行事态度)+ k- H. Z5 |, z% H
  沙瑞金安排好眼前的工作,决定立刻赶回京州,他要召开党委扩大会,点名要陈岩石参加。8 b5 D. S, W) w" W8 t9 x9 m
  陈海来接陈岩石回家,陈海看着一脸倦容的父亲,忍不住埋怨他不懂得照顾自己,陈岩石不以为然,反而觉得陈海唠叨。其实他也看出儿子的憔悴,得知他也是一夜无眠,劝他回去休息,两父子惺惺相惜。陈海说今天一早赶去去北京见侯亮平,然后直接找反贪局的领导汇报案情。陈岩石要和侯亮平比赛掰腕子,陈海笑他不服老,说着说着陈岩石就睡着了,陈海心疼地看着老父亲。1 O) Z) m/ D" X! Q5 E
  陈海把父亲送回家,他匆匆走出家门一边给侯亮平打电话,一边过马路。这时候一辆疾驰而过的大货车冲过来,将陈海撞飞了。侯亮平听出情况不对,使劲喊着电话那头的陈海,殊不知,陈海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侯亮平越想越不对劲,他一路小跑地找秦思远局长报告陈海出事的消息。  X3 H' o. y, ]* ]7 u; ~4 g
  (陈海出差前遇车祸生命垂危)) F% S, j( U' X  A" _: q
  与此同时,季昌明也把陈海出车祸的消息告诉陈岩石,老两口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陈海刚刚从家里出去还好好的,他们俩急匆匆赶往医院,陈海正在手术室抢救,陈海的母亲王馥真早已哭得泣不成声,她肯定自己的儿子是被人暗害的,高育良命令祁同伟马上成立专案组,对这件事请一定要彻查清楚,所有检查材料要祁同伟亲自过目。) D2 H$ a, V; h8 }7 f; J( y0 n
  大家一起守在手术室的大门口,祈祷奇迹的出现。
  C% @" O% A. B( P( o7 @# {9 Q  陈岩石一个人艰难地在楼道里走着,想起刚刚还和自己斗嘴的陈海,现在却变成这样,他心痛到无法承受,他站立不稳,靠在墙上。
/ b* l4 W7 G/ X9 Y! ?5 E1 m  侯亮平心如刀绞,他心痛的感觉无以言表,他拿起陈海给自己的欠条,余温还在,可是已经物是人非,钟小艾过来劝慰他,侯亮平觉得都是自己害得陈海。侯亮平扼腕叹息,想当初,他和陈海大学毕业分到汉东检察院,陈岩石带领他们俩宣誓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侯亮平认定这不是一场普通的车祸,陈海是被人暗害的,钟小艾相信久经沙场的陈岩石能挺住,侯亮平想去汉东找证据。0 W5 L) M) ~: C9 n6 W
  (侯亮平认定陈海出车祸是被人暗算)6 A, \( G) q( K) x: {' }
  祁同伟看着照片陷入了沉思,想起陈海和陈阳兄妹,当年,他们曾经资助过贫穷的祁同伟,祁同伟还追求过陈阳,后来因为祁同伟的原因分手,祁同伟让老婆去陈海家帮忙,他老婆梁璐想接陈海的儿子和他们一起住,祁同伟想觉得要沉淀一下,过一阵子再说。
$ J0 c2 r% R) T5 D  q' h  第二天,李达康在短会上宣布,把持股的老员工和未持股的新员工区分开,把职工和蔡成功区分开,做好大风厂的善后事故处理。
6 `' d# G/ Q& H7 Q  蔡成功乔装改扮偷偷来和郑西坡见面,郑西坡觉得现在李达康他们已经对大风厂的事情很重视,要给大家解决问题,蔡成功没有必要再躲藏,蔡成功认为这场大火烧伤了许多人,自己难逃其咎,郑西坡劝他站出来说明情况,蔡成功只是害怕地摇头。$ X  x, J! w% |" N. }
5 ^2 \  p8 s9 |$ r" Y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15:44: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集

. T; p8 {8 M* C3 ]% e: i, j, 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15:44:3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7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15: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8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15:45: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9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4-17 15:45: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0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QQ|手机版|网络任务|考试系统|全景平台|大鹏飞翔个人网 ( 豫ICP备15016373号 )

GMT+8, 2018-12-19 12:22 , Processed in 0.254467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大鹏飞翔个人网

2015-2020 〖dpfly.net〗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